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么时候可还到他手里。

发布:admin08-31分类: 韩国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但 願我在衰老前死去。
理不科學。 
    若你是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你斷無機會與她們照面,因為通常你上班的時候 正是她們外出活動的時候,你下班自由時,則是她們必須回洞穴的時間. 若你是頂 客族、雅痞、單身貴族或自由業者,你更不可能碰到她們,想想,自從你晉身這種 身分階級後,什麼時候你去過換季打折拍賣的百貨公司、傳統市場、社區小公園、 麥當勞、肯德基、市立動物園和中正紀念堂(只除了三月學運時你曾帶了外國朋友 去拍攝那些終於你的國家也有了的城市塗鴉,並且抗爭的對象、議題也與你十分一 致)。
    若是把動過一次想死的念頭,當成精神上已死過一次,那麼,袋鼠族女子大都 有過一次或數次死亡的記錄。
    若死亡之后灵魂出窍、离开肉体,那天南地北究竟何去何从,於是揣想出核战 爆发的末日,没有了飞机轮船,「你得全凭自己的肉身只腿、执念的往日出处走去。
    ——萨伊的纯收入和总收入——
    莎莎的毛也有腥燥燥的太陽味,厚厚的頸毛刺得我好癢,圍牆外頭一大排油加 利樹嘩啦啦的搧著,蟬兒們又嘩的一聲喧起來了,我也想變成一隻小蟬……,莎莎 好像在打呼了,我閉起眼睛。太陽把我曬得暖暖昏昏的,整個地都晃呀晃呀的,我 把臉偎在莎莎厚厚的毛毛上,我要變成一小蟬,蹲在樹梢上唱軟,路邊一朵小黃花, 沒人栽呀沒人採,自己會長大……小姊姊。媽咪。寒子……
觉眼睛一热, 走到他前头,弯身摇了摇他,他沉沉的抬起眼皮,眼睛是红的,看到她,一怔,好 半天,牵起她的手,一道走了。
    他回到房内,半天读不下书,合衣躺在床上,听她什么话都没有,只是一串串 的笑声。久了,他才发觉自己脸上也都是笑,连忙起身屋里走走,又惊觉地板薄, 他这样空咚空咚的脚步声必给听到,正待要坐下,只听王东年墙那头问他要不要一 道吃中饭去,他赶忙应说吃过了。随后就是一阵他们走路下楼的脚步声。一切安静 了后,他还立在房中间,忽觉尴尬,看看四周,笑起来。
    他回宿舍的时候,又见冷清得多,原来是春假都玩去了。心上这才掠过一丝黯 淡。想街上书店逛逛再回去,转身走了几步,又回来,快了脚步上楼。王东年果然 不在,他虽然早料到了,可是还是轻叹口气。随即看到他门上一张字条,他上前去 看,上头简单的交待着跟王东年借的一本书现在下落如何,什么时候可还到他手里。
    他继续坐车,还要换一道车,怕赶不上,没送她。她一下车才想起了没跟他道 生日快乐呢,管它的,谁又晓得真还是他的生日不是。
    他假装看着,因为不需要,他们前一阵子做拯救森林,所以对各种省产木材的 市价行情清楚得很。阿云说的唐太太,她丈夫就是森林系的,因此前一阵子也接触 过几次……,他努力抑制住自己不要往眼前那个自问自答的大洞跳下去,他要的并 不多,阿云是因为布置的方便而喜欢木头房子,他也喜欢,会让他想起离家念大学 之前住糖厂日式房子的十数年岁月,他们虽然是外省人,但也很快就适应日式房子 带来的日式生活习惯。母亲总把每一个房间、包括厕所的木头地板擦得光可鉴人, 他和小他一岁的弟弟不打架的日子里常常一人蹲坑、一人就坐在一旁的地板上,两 人轮讲鬼故事吓对方吓自己。记忆中,连厕所里也充满着木头香气,是樟木的味道, 现在想来或许是便池里常年搁置的樟脑丸。
    他渐听渐信,因为也又认出了他的母亲了,那讲话,讲他父亲时一径的神气, 即便是现在还是一样。他大哭了起来。
    他看了一惊,匆忙起身跨越过地上坐着的人手人腿,拼命把父亲往外推,其实 他父亲根本没进来过,人还在外头,他觉得不够,当他父亲面把门砰一声摔上,身 子紧紧压着门,恨得眼都直了。
    他们从开始好象就没有热恋过。她下了课,或是空堂到他房子去插把花,帮他 洗洗衣服,要不就着他小冰箱里的剩面包煎个蛋夹着吃,她也就只会这些了。可是 她喜欢那种感觉,里里外外忙碌的样子,然后他倚在沙发里,玩牌算命,吐吐烟圈, 眼睛有时跟跟她走,只有这种时候,只有这种时候她会有些怦然心动,她才能懂得 一点点他的爱。
    ——他们从沦落的无产者的恶习中也抽取利息,如卖淫者、酗酒者、抵押放债 者(以及买钻石者?)——
    他们大概是刚吵完一大架才来的吧……我的直觉。
    他们还是去那家咖啡屋,不过一会儿她就说想出去走,她好想出去过过十月, 跟小渔说了,他没作声,半天拋来一抹微微的笑,彷佛听到他说,妳防着我什么呢! 他咬着烟在掏钱,约是什么也没说,不过说了没说都一样的,她都晓得他与她说了。
    他们骗纪尘说她腹中还有个瘤上回没拿干净,要等它大些才容易拿些,现在是 因为那瘤压到神经了才痛得这样,为了保险些,钴六十什么都要照照的。
    他们约了在校门口见,她赶出租车去,才跨出车子,他就迫不及待的替她扔了 两张票子给司机,没等找钱,拉了她就走。
    他們大多叫做老張、或老劉、或老王(總之端看他們姓什麼而定)。
    他們的父母,在有電視之前而又缺乏娛樂的夜間家庭相聚時刻,他們總習於把 逃難史以及故鄉生活的種種,編作故事以饗兒女。出於一種複雜的心情,以及經過 十數年反覆說明的膨脹,每個父家母家都曾經是大地主或大財主(毛毛家祖上有的 牧場甚至有五、六個台灣那麼大),都曾經擁有十來個老媽子一排勤務兵以及半打 司機,逃難時沿路不得不丟棄的黃金條塊與日俱增,加起來遠超過俞鴻鈞為國民黨 搬來台灣的……
    他們居住的村口,有連綿數個山坡的大墳場,從青年節的連續春假假日開始, 他們常在山林冶遊,邊玩邊偷窺人家掃墓,那些本省人奇怪的供品或祭拜的儀式、 或悲傷肅穆的神情,很令他們暗自納罕。
    他們甚至失去了使用感情的能力,無論付出或索取,只因他們確實未經真正的 貧窮和戰亂離別,感情無瑕如他們自娘胎出來時一樣,不多也不少。所以,他們只 好用高分貝的音量和近乎聾啞人的誇大動作,來表達自己可能並不確定、甚至也不 存在的感情和意見。
    他們通常大字不識一個,甚至不識自己的名字和手臂上刺青的「殺朱拔毛」
    他母亲当一个笑话讲给他听,他父亲就有那么傻,跟朋友投资的小店竟是开在 郊区山下一个小村村头的豆腐铺。才去两个月,好好的一笔钱就全给哄了走。偏还 有他父亲那样的白痴,还守着个豆腐铺守了几个月,到后来是实在连吃饭的钱都没 有了才死了心回来的。
    他母亲告诉他的时候,那种奇异的感觉又浮上心来,觉得他母亲根本在哄他的, 就像他昨晚想的一样啊,他们哪料到他的突然回家,他父亲一时来不及化妆准备, 或是在另一处陪人在演另一出戏他哪晓得!
    他母亲看了他的情景不仅不吃惊,反倒有种冷眼的味道。那日送他父亲上山。 回家车上,他母亲讲起跟那个撞了他父亲的人谈判的事,见他仍在哭,忽的一句话: 「他不是你爸爸,不用这个样子哭法。」
    他母亲仍是那个神气,告诉他自己的父亲是在他多大多大时如何如何死的,而 她为了他,嫁给了这个父亲。他母亲讲到后来,两手坞着脸不说了,他挠得她哭了,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可是他半途跳下车走了。
    他母亲闻声过来,喝了一声他的名字,随即不晓得为什么的与他父亲吵起来, 其实全都是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