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诋毁季生轻狂

发布:admin09-13分类: 韩国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风箱停了。二臭慌里慌张打开窑门,气色 看着不对。黑女笑笑说∶“叔,你说话算数不?”二臭道∶“叔哄你哩,咋来得恁大的像章 。”黑女脸一下吊长了,说∶“我妈也说你哄人哩。”二臭说∶“你进来。”说着,闪开身 子让黑女进门。黑女道∶“你没有,我进去做啥?”二臭说∶“我要真有咋办?”黑女说∶ “就没有!”二臭道∶“你不相信就算了,叔搁下自家看。” 
  黑女一听,赌气噔噔噔地进了窑门,看他二臭还再咋说。那二臭颤微微地一笑,说道∶ “叔就这一个,予你又不舍得!”黑女上手扒了二臭的膀子,边推边搡,撒娇地说∶“你快 些,我还等着叫我大回去喝汤哩!”二臭随学了女人的架势,股拧股拧到了风箱头起,黑女 逗笑了。 
  黑女说∶“叔咋是这人嘛,把人叫来却不给人看。”二臭坐下拉起风箱,边拉边唱起来 ∶“毛主席的光辉,阿啦呀稀若若;照到了雪山上,咿啦呀稀若若”。黑女摇了摇二臭肩膀 ,恼不是笑不是地说∶“二臭叔,我走了。”二臭换了口气,说∶“你想走你便走,我也没 拉你的手!”黑女一转身,真的欲走,到窑门前,只听那二臭在背后喊道∶“你看这是啥! ”黑女回头一看,果然是的,一盘晶莹光亮的主席像章,举在那贼二臭的头顶之上。黑女喜 出望外,三脚两步赶将过去,伸手只要往过抢。二臭一晃一闪身,黑女倒在二臭怀里头。二 臭嘿嘿笑,并趁势搂住。黑女力大,推倒二臭,挣脱出来,红着脸拍着裤筒上的土说∶“你 咋是这人?叫看就看,不叫看就算了,搂得人咋?”二臭看黑女真的生气了,这方递给了她 ,并圆说道∶“叔和你耍,甭忙,我给你说咋看夜光。”黑女立住,只见二臭探头朝窑外一 看,说∶“天色太亮,黑处看最明显。”说着关上窑门,从黑女手里拿过像章,到了炕角, 怀里擦了几擦,叫过黑女道∶“你来看,叔是哄你不?” 
  黑女连忙蹭到炕上,扒住一看,奇了,果然在那黑暗深处放光。这就奇了,又是往前头 挪了一挪。没试着,那二臭已是压住她。等她反应过来,又觉着二臭在解她裤带。这方醒悟 ,连踢带咬,喊叫起来。二臭拉过被子蒙住她脸,没经几下,她那断过几次的糟糟腰带此时 也不争气,竟是自个断了。黑女摆着下身,不让二臭接近。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娃家哪有 那持久的力气,终了还是让二臭贼人成了事实。   
  《骚土》第二十八章(1)   
  叶支书且赞叹一世能人 
  老忠厚竟诋毁季生轻狂 
  黑女只觉得像是一场恶梦。恶梦里那畜牲不顾死活地往自家那疼痛的深处添斤加码,整 个下身像是泡在热火腥汤里头煎熬,任你怎地挣扎都不能摆脱。以致她最终丧失了感觉那个 
  的念头,尺目帖帖,由那畜牲作践。不知过了多久,那畜牲终于歇了,嘿煞乱喘着爬起。丁 丁当当拾起剃头挑子,掩上窑门向外颠了。这一切都在黑女的知觉里头。末了是溃败的堤坝 一般,大水泄空,只落了一派稀泥的湖滩,在流淌,在忍受。 
  她看见枕边的像章,放射着蓝莹莹的光亮。她软软地伸过手,抚摸了下它光洁无损的 表面,她臆想到,它就像是自己小的时候在学校里渴望得到而从未得过的一件令她十分悲伤 的奖品,现在它是自己的了。她将它攥紧在手里。 
  却说那有柱正欲随那改改一同钻进草窑里玩耍,不巧被人遇见,带到大队部里,被那拨 如狼似虎的民兵一顿暴打。正打着,叶支书走了进来,几个民兵歇住。叶支书问∶“这是为 咋?”民兵们如实汇报一番,此时的叶支书不拿实权,只说快请吕连长来。吕连长在半路, 被去叫的民兵碰上,一听,便疯疯势势赶来。进门只见叶支书在里头,心下已有些不悦了。 叶支书看出,这忙解释一二道∶“我没进门就听着里头呜呼喊叫,一看这事,连忙对猪脸他 们说,这大的事,还不赶快叫吕连长,你们在这胡整啥不得哩?这不,正说着你就来了。” 吕连长这番倒是大大方方坐上了炕,吸着一枝烟,把周围人没有答理,只问∶“啥事?”猪 脸结结巴巴又学一遍。有柱蜷在墙角里头,不敢声张。吕连长下炕,朝有柱走近,脚没挨他 ,他便嚎叫起来,像把他踩住一般。吕连长冷笑道∶“你熊总结下经验了,你以为我会打你 ?想得倒美,今个我给你请个老把式来,叫你熊好好测验一下。”说着转过头,对宝山下令 道∶“把他大叫来!”宝山接令,紧赶走了。 
  叶支书回头一笑,说给大伙们听∶“我让叫吕连长叫吕连长,你们看,吕连长一来,方 子立刻就出来了。头些年社教,我随你们吕连长一起,三日一场,两日一合,把村里的地富 分子整得顺顺的。公社头一茬的书记姓陈,把咱吕连长佩服得五体投地。说他参加革命二三 十年,有能力的人见得多了,单没见过像咱吕连长这样的智勇双全。当时陈书记就想问我要 人,说公社缺个武装干事,我嘴上答应,心里哪舍得了他。后来还是他的那些婆娘娃娃把他 本人住了,没有去成。要不今个咱们也些微见不上他了!” 
  叶支书这么一说,民兵们如众星捧月一般看着吕连长,并随着笑起来。吕连长有些得意 ,摇头晃脑地说∶“婆娘那瞎家伙,把我害了一辈子!”众人跟着又笑。正笑着,吕连长又 灵感闪现,对叶支书说∶“老叶,咱是不是把季工作组叫一下?”叶支书道∶“叫可以,不 过这么晚了,把他叫起来不晓合适不合适?依我看这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处理一下就算了, 叫他来还不是这相,你说得是?”吕连长扎住吸了几口烟屁股,吸尽了,点点头说∶“就是 。”边说边捻了烟屁股,朝门口走了几步,又转过身说∶“人咋这长时间还不来?这宝山黏 黏糊糊。年头时候我说他当民兵不行,你鼓住说他行,看,到现在连个人都喊不来!”叶支 书知道是说他,便接住道∶“连长,你也甭说我,后来是你先同意的,你还说,老叶,娃既 然想当,就叫娃锻炼一下。我也不晓当初你是咋搞的,如今又变卦了?”说完一笑。这一句 说到吕连长病上,吕连长跟着笑了。 
  笑声没落,宝山走进门,吕连长问∶“人哩?”宝山说∶“在后头。”叶支书说∶“看 这娃,人既然来了,你当民兵的不押进来,你自个儿倒先进来了。”正说着,只听门外一声 十分干脆的“报告”。吕连长说∶“进来。”邓连山碎步走进门,敬礼后,一个干练的立正 动作,把吕连长给逗笑了,吕连长说∶“老熊麻利得很嘛,棉袄都不穿。”邓连山道∶“报 告连长,天热了,穿棉袄不利于生产劳动!”吕连长说道∶“穿不穿随你,只是今黑你麻 烦下了!叶支书你说,该咋?”叶支书坐在炕上,点上旱烟锅子,听吕连长问他,这忙挪动 下来,说∶“按你的老规矩,先审一下。” 
  吕连长点头,回头说∶“邓连山你这个坏分子,老奸巨猾,目下你不敢公开出头作案, 却暗中指派你有柱,你说是否?”叶支书随着说∶“听群众反映,最近你正在训练民团,准 备训练好了和无产阶级专政作对,这事确实?”邓连山低着头说∶“报告支书,罪人邓连山 不敢。”叶支书道∶“不敢?你竟敢抵赖?猪脸看着抽上两掴。”猪脸站起,上去照着邓连 山的老脸,不多不少结结实实抽了两掴,打得老汉后退四五步。叶支书说∶“你立好。”邓 连山说∶“是!”叶支书又说∶“你说你没训练民团,那天天早上天不亮你在院里‘一二一 ’喊啥?你以为人都听不着得是?” 
  邓连山忙辩解道∶“我看有柱作风稀拉,有心加强一下。”吕连长说∶“好家伙,你贼 吃豹胆!训练民团准备和我吕青山的部队打上一仗得是?好啊,你下战书,咱两家就打上一 仗。解放多年没打仗,老子都手生了!把你是啥部队,现有多少人马,且给我和叶支书汇报 一下。”邓连山摆手不及,连连说道∶“报告,报告连……连长,罪……罪人邓连山确实不 是……”叶支书掩住笑口,道∶“没说你这国民党的残渣余孽就是不成,你训练下的民团个 个流氓成性,今天天黑时候,竟然出动到村头骚扰百姓,拽住人家良家妇女就要强奸!”   
  《骚土》第二十八章(2)   
  邓连山莫名其妙,战战兢兢道∶“我不晓是啥事。”吕连长说∶“你回头看一下。”邓 连山回头一看,只见墙角黑处蹲着有柱。有柱瞪着一对贼眼,煞煞打颤,像是被打怕的癞狗 一般。邓连山说∶“有柱,你起来,啥事快给政府交代!”叶支书道∶“这事不用交代了, 一个钟头前,你民团里的这位土匪跑到村头,把人家改改鼓住,硬要人家弄那事。改改死活 不允,结果你这土匪一看不成,就要上手打人。后来,若不是贫农社员刘武成及时发现并上 去制止,恐怕眼下你这土匪已经瞎事做了。”吕连长点着一根纸烟,炕上一坐,嘿嘿一 
  笑, 说道∶“现在是什么朝代了,还贼心不死,竟然训练民团!好家伙,我没见过有胆这么大的 !”叶支书接住说∶“这你就该晓得了,你说该咋?”说着回头问吕连长∶“连长你看?” 吕青山连连点头道∶“就这相,交给老贼,看他咋务治摆弄他的人手。”邓连山此时又是一 个干练的立正动作,干干脆脆地说∶“报告支书,报告连长,有柱强奸妇女,已经犯罪,我 认为应该立刻法办!” 
  叶支书笑了,一边往炕上趁着吸烟一边说∶“法办先缓,有柱是你民团里的兵员,你得 看着拾掇一下,然后根据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