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那人把楼给盖塌了;

发布:admin09-13分类: 韩国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二臭叔,这一个多钱?”二臭低眼一看,说∶ “你也买不起,问啥!” 黑女说∶“买不起还不由人问嘛!” 这时庞二臭眼盯盯地倒是看着 黑女那黑红赤圆的脖项,几根头发丝搭在那里,分外赢人。庞二臭说∶“好黑女哩,你再甭 摸了,摸脏了叔卖不出去了。你要真的想要,叔给你预当下一个这么大的。”说着,手在胸 前一比画。黑女说∶“你哄人哩,谁氏疯了,把像章造得恁笨大?”二臭道∶“看你这娃, 叔啥时候哄过你?我说的那像章不但有馍碟碟大小,而且还有一项贵处,村人都没见过。” 黑女仰起脸,问∶“你说是咋?”二臭说∶“带夜光的,不信今黑你来,我给你看。”黑女 丢下手里小的,欢喜无尽地立了起来,道∶“乃好,今黑等着我。”二臭又说∶“不过,来 人不能多,叔只舍得给你一人看。”黑女问∶“卖多钱?”二臭说∶“叔和你还做生意哩嘛 ,有钱你给叔,没钱叔还把你鼓住了不成?”黑女一笑,回头挟起草笼,给牲口揽草去了。 
  天还没黑,黑女是巴不得了。下午时候就对妈说∶“二臭叔答应给我一个烧饼大的毛主 席像章。”妈没在意,边捣蒜边说道∶“他哄你,咋来得恁大的东西?”黑女又说∶“你还 不信,到时候我拿回来你看。”紧说着,便一刻刻地盼着天黑。黑女去饲养室,借势一看照 壁底下庞二臭的摊子收了,也不顾天色未晚,便碎步快脚跑了起来,直朝那庞二臭的寒窑奔 去。 
  进院就听着风箱声音。走到窑门跟前一喊叫,情况,再听候吕连长安排。”邓连山道∶“我实不晓该咋?”吕连 长生气了,吼叫他道∶“老熊还装糊涂,你在监狱呆过,啥规程不晓得!猪脸,看着把绳子 取给,叫绑上一绳!”猪脸慌忙由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指头粗的硬杆火绳,递给邓连山。 
  邓连山见绳,突然醒悟过来,接住,啪啦一声“二龙出山”,绳子分成两岔,只扭一下 “青蛇绕项”,中间打个环结。好家伙,其手法之熟练技术之高超,立刻把屋里所有人都震 住了。紧接着的就更精彩了,不由你看着不服。只见那邓连山从墙角拽有柱,有柱不愿出来 。邓连山不知是用了何种手段,脖根上捏了一把,有柱撒魔连天喊叫起来,慌忙挪出几步。 这邓连山绳子肩上一搭,看是方式花哨,令人迷乱,一扯一扎,极是讲究。不消片刻,便已 捆了结实。有柱先还是叫了几声,后来跪着叫不动了,汗豆子啪啪地直落。 
  大家都屏住气,看那邓连山再咋收拾。邓连山立正,面不改色说道∶“报告连长,要青 伤还是要红伤?”吕连长看得兴起,没加考虑随口便道∶“先要青伤后要红伤!”邓连山说 ∶“是!”回过头,一连几脚,上下翻飞,脚脚都在要害。有柱瘫了下去。又见邓连山抻手 一拨拉,有柱跪了起来,迎面一脚,不偏不倚正中鼻梁,两股红流立刻夺鼻而出。众人不由 自主,异口同声喊叫∶“好!”邓连山不好意思地搓着双手,十分谦虚地笑着说∶“你也再 说咋弄?”吕连长说:“没想你这一手还真厉害。”邓连山说∶“监狱比我强的人多多了, 我不过是刚学不久。”叶支书问∶“你一般都在啥号人身上学手?”邓连山道∶“我先是在 一个盖大楼的身上学,那人把楼给盖塌了;后来又来了个写诗的,那人硬扎,死活不交代。 我一老在他身上苦练,最后终于练成了。”叶支书又问∶“那你进去的时候,有人在你身上 练没?”邓连山脸色一暗,低下头说∶“有三个人。” 
  吕连长慨笑了,说∶“好家伙,还是你老贼厉害!”邓连山得意了,扬起脸指背后问∶ “把我这贼娃再咋拾掇?”大家一看有柱,见他呵噜呵噜长出短进,卧在地上不晓人事了。 吕连长便以请教的口气问邓连山∶“还能再咋拾掇?”邓连山道∶“各种方子都有,不过按 现在的情况,最见效的还是在绳子上加工。”吕连长说∶“那好,你在绳上加工一下,给大 家看个新鲜。”邓连山这又解开绳头,做了两个活环,将有柱脖子套了,一封绳头,有柱呼 呼地拉开气。 
  叶支书一看大势不对,忙说∶“快松下,看是不成了。”邓连山着牙,爽朗一笑,又 搓着手说∶“没事,你是不晓,人不是些微啥物,顽头大得很,一时三刻且不易死的,把比 这还厉害的都没事。在监狱里今日是你明日是我,人人都亲身测验过来,反而像玩笑一般, 不当事了。”叶支书一听此说,脸色更有些大不对劲,站起来说∶“算了,我回去了,吕连 长看再咋安顿?”吕连长也觉摸出了世界之大的道理,于是说道:“今黑就到这里。老家伙 ,你将人带回,啥时候处理啥时候带来。”邓连山一听,连忙下手给有柱儿松了绳头,由猪 眼、宝山几人扶到肩上,背着出门走了。 
  吕连长和叶支书跟在后头,只见老家伙走得飞快。叶支书看着邓连山远去的影子,叹了 口气,自言自语说∶“的确不枉为一世能人!”吕连长没听清,问他∶“你说啥?”叶支书 道∶“我说,邓连山这老狗,的确不枉为一世能人。”吕连长说∶“就是。”说完两人分手 。 
  季工作组一趟北京,沿途看到了许多事实,心性已是开阔。其他不说,就男女一事,认 识提高颇大。夜里富堂女人过来,也不再为难于她,只说是假装没看见,一门心思地靠着炕 墙趁着油灯念语录。等她脱好睡下,这才搂住抚弄。无奈本事不佳,或许起初总是碍于情 面,但见进去,便是消退。 
  却说这后来一夜,刚学过语录,见富堂女人背对着他,突发奇念,胡日骡子乱打捶,一 篇经文颠倒,竟从后院绕过去。这一番的操作,季工作组算是看见自己本色。酣畅淋漓,喜 不自胜。从此也借着自己下身不太方便,遂改侧身掏炭之式,一只手从背后捏住那针针的奶 子,一方戳捣一方研抚,吭唷吭唷,声声动听,句句入耳。也不看政策条文上咋写,却把一 个风月佳人,直弄得星花错落烛红消尽方才罢手。这富堂女人也说了∶“好你个贼星,和尚 偷佛供,背路地的生意!”不想这话被门外的耳朵听着。你道这人是谁?说来你也许不信, 此人正是那针针的老汉富堂。这老东西你甭看他忠厚憨实,生性却有一款喜好,就是专喜探 听自家婆娘招卖各路客人的程式。这事情说来也奇,但鄢崮村的种种德行你都觉奇还能了得 !你看他的章法,也像诗里说的∶   
  《骚土》第二十八章(3)   
  生得莽头大汉,长得七尺材料; 
  敬得一尊土地佬,活得蝇儿蛆儿。 
  守着一个婆娘,种着二亩黑豆; 
  念着一本道德经,认做王八羔儿。 
  他黑地里立在自家窑门外头,眯缝着眼,两只手插在袖筒里头,听着那窑里的神妖乱喘 ,探测客人与婆娘如何动势。 
  老富堂起初见季工作组与婆娘不得欢洽,心下还把季工作组高看许多;到后来见二人疯 磨浪颠,却又十分怨恨,自说这贼人将自家婆娘整得太扎实了。这天夜里,又听到婆娘与那 季工作组柔情蜜意,歪马娇缠,实是愤懑不平,无可奈何之下,顾不得天色已晚,遂转身踉 跄出院,向王朝奉家奔去。 
  到门楼下一摸,见虚掩着,这慌忙一步跨了进去,站在院当间,刚说要喊,只听得猪圈 里头吭哧吭哧有人大喘。不用多说,是朝奉在猪圈里头出粪。这忙走上前去,扒住猪圈墙头 ,张口说道∶“兄弟,兄弟,你这黑地白日拼死拼活地要咋?也都这么晚了,还不说歇一会 子?”话音没落,只见猪圈洞洞底下钻出一个人来,打眼一看是朝奉的女儿哑哑。当下吃了 一惊,问道∶“你大呢?”哑哑呜哩呜噜,指了后窑那头。正说着,窑门嘎吱一声,朝奉走 出来,问道∶“那谁氏?”富堂忙赶上几步,应道∶“是我!”朝奉故作惊喜,说∶“哦, 富堂哥来了!”边说边迎头拦住道∶“咱到厦房里说话,婆娘娃娃已睡下了,咱甭打搅他们 。”待老汉明白过来,朝奉这又回头进窑里端了油灯,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厦房。厦房里 好久没有住人,一股寒气直朝人脖项里钻。朝奉将油灯搁在八仙桌,两人一左一右蹴上板凳 。朝奉递过旱烟锅子,说∶“挖上一锅?”老汉道∶“不用的,我自家带的有哩。”说着从 腰后头抽出烟锅,与朝奉分头挖起来,又各自凑着灯火点了。 
  朝奉吸罢一口,堆上笑脸说∶“富堂哥,你也是个大忙人,咋晓得来兄弟这里一趟?” 老汉避过一阵烟雾,说∶“忙是忙,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