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不知不觉变做谁家的少爷,穿着

发布:admin09-13分类: 韩国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凳,走到朝奉面前,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儿一 般,说道∶“这说起来倒是小事,对我如何我不在乎,只是这贼太猖狂了,你说,我那一大 院子是我富堂置下的,还是他季世虎置下的?”朝奉道∶“这还用问?”老汉抡起烟锅喊叫 道∶“就这话,好家伙,这贼人时不时把我扁扁和姜姜从他窑里往出轰。窑里头不成树底下 该成吧?不成!惹得两个娃哼哼唧唧直哭,有时候,只看是院里都不想让娃站一下,黑着脸 朝外赶,他说是为了保密。我嘴上没说,你保密个哩嘛,共产党派你到我鄢崮村,耍的就 是这号把戏吗?把你有啥了不起的,还保密哩!我就不信,我娃听一下,把你工作组的罩眼 法就给乱了?”朝奉又是点头道∶“也是这话!”老汉指天骂地,只差没跺脚了,又随着说 ∶“我日他娘老子,这号贼人,你说气人不气?” 
  朝奉看他这相,知道该刹车了,便说∶“甭嗷了,嗷人家咋?”老汉睁着一双瓷壶大 眼,持住烟锅,像是持着一件凶器,道∶“我恨不得给挨的贼人捅上一刀!”朝奉站起, 扶住老汉坐下,说∶“老哥,我看你甭气着了,世事不都是这相吗?有一弊必有一利嘛!季 工作组没到你屋之前,你不是和我一样,人黑得白天走路打灯哩。季工作组一到你屋,人一 听你们还沾亲,不都是把你高抬了多少?走过路来人家只见你,你看不着人家得是?说起来 也罢了,一律嗷人家自己不思谋一下,人家季工作组给你带来多少益处,不是太没理了?” 老汉一听朝奉又是这相说话,转不过弯,只固执地说∶“我是说他不该那相对娃!”朝奉大 不以为然,说道∶“娃娃是个啥嘛,只甭把他们饿下,受点委屈有啥哩嘛!”老汉点点头, 说∶“理是这,只是人心一时不受。”朝奉道∶“有啥不受的,我没说你,今年个的确可以 ,工分比往年大一截子不说,粮食也明显松宽多了。”老汉摇摇头说∶“没有的,没有的, 你不晓我那扁扁,吃饭比我都凶,像是叼人一样,你不说停,他能一个劲吃,就这贼!”   
  《骚土》第二十八章(4)   
  立刻注册新浪免费邮箱,激活1G空间话到此,只听见灯捻子啦啦响了起来。朝奉道∶“好势,话刚说一半,没油了! ”老汉说∶“要灯弄啥,黑地里说话比啥都好。”朝奉道∶“也快算了,半夜过了,闲了咱 再说。”说着端起油灯,立了起来。老汉看雇(强留)不住了,只好随着立起,两人一同出院 ,朝奉说∶“老哥你先过,我不送了,叫我将灯送回窑里。”老汉答应,一人出了院门,彳 亍彳亍回到家里。 
  上炕时看婆娘已经过来,一摸,果然是她。婆娘问∶“咋去了?”老汉叹声说道∶“谝 去了。”说着脱了睡下,忽尔想起什么,遂问∶“咱世虎兄弟好着没?”婆娘道∶“好着。 ”老汉一听,这才放心睡实。   
  《骚土》第二十九章(1)   
  杨文彰月夜里闻鬼敲门 
  张法师大雪天演说毛猴 
  说是开年以来,季工作组一班人马目光瞅着大队部里,专在那叶金发和贺振光等人身上 寻事,把杨文彰这一路牛鬼蛇神给撂到午门上去了。杨文彰自此书不用教,地不必扫,落了 
  个清闲自在。每日翘着二郎腿,靠在南墙角下晒太阳,晒得眼镜框子都发黄了。 
  一日,全校师生都去野营拉练,把那些屁大的孩儿也鼓动去,睡在黄龙山角的辽天底下 。是夜春风送暖月光如水,景色好得是不能够了。杨文彰校园里头鬼魔试道地转了三圈,将 一腔的情致排泄不了,一赌气,回头闩门自个儿睡下。随想起年轻时侯,坐在月下的涝池岸 上唱秦腔,一村人都惊动了,跑来观看。那时的他,是何等自在、何等儒雅!且不论池水如 何的混浊如何的骚臭,但他心情很好,只把它不管不顾,嘹着嗓儿唱起来。 
  想着想着,却想自己不知不觉变做谁家的少爷,穿着白府绸的衣裤,在一家桃园的树阴 底下,一把浪椅上头拿一册书躺了。这时,他觉摸出有人扒在墙头偷看,他一回头,只见也 不知是谁家的女子,粉红似白的脸盘,黑漆油亮的辫子,对他是看了又看,那眼睛里似乎蕴 藏着对他的无限仰慕。他佯做出一本正经,好像是不管不顾,拿起书来大声吟诵∶“年月日 ——季父愈闻汝丧之七日——乃能衔哀致诚使建中远具时羞之奠——告汝十二郎之灵——呜 呼——”正读着,只觉那女子身不由主,飘飘忽忽贴近,挨着他身儿一坐,他竟随手将她揽 在怀里。这下来的道是: 
  脸儿摩着脸儿,手儿勾着手儿,一同瞅着书儿,恍恍惚惚着儿,却又将那女子裤儿脱了 ,就着那摇摇晃晃的拨浪椅儿,持了自个儿那蓬蓬勃勃的风流巴儿,在她那滋滋泥泥、蕴蕴 淤淤的神仙洞儿,可着意儿,胳胳搅搅着尽情耍儿,也不说待足不待点儿,忽听得有人敲着 那园子门儿,吃一惊儿,回过头儿,不说是因了风儿,不是风儿,是有人儿,又是啪啪啪地 拍着门儿,这是哪里的贼儿,妈日的扯得人悠过神儿,丢了梦儿! 
  突然间,凭空又听啪啪啪三声门响,直把一个黄粱梦里的驸马,惊得是魂飞魄散,六神 失主。睁眼一看,窗户外头月亮底下立着一个黑影。也不知是真是假是人是鬼,单看着有些 影影忽忽的确实,好家伙!杨文彰当即是胆战心怯,头发一根根竖立起来。咳噜着嗓子,问 是谁氏。黑影道∶“是我。”杨文彰又问∶“你是谁氏?”黑影道∶“快开门,人进门,不 说你便晓得。”杨文彰听得确切,是有人在门外喊叫。这才哆哆嗦嗦提起裤子,心下疑惑, 到了门前立住又问∶“你是谁氏?”门外头压低声道∶“看你这人,咋这黏糊,说开开门便 晓得开开门便晓得,你鼓住问啥?”杨文彰臆谋着,该不是自己又把啥瞎事做下了。一面盘 算,一面战战兢兢抽了闩子。 
  随着哐啷一声响,来人扑了进来,紧喝道∶“把灯点着!”杨文彰回头把灯点着。来人 跳箱上一坐,随手提着的一个包袱身边一放,气喘不歇,说道∶“杨师,思谋着早该寻你来 了,只是一拉拉事鼓住了我,一直拖延至今。”杨文彰定神一看,是孬蛋他爸根斗。这贼在 批斗会上慷慨激昂,恨不能当即给人定罪,此时,不晓哪一根筋又转了,半夜寻来。想到这 ,老老实实墙角蹲下,说∶“贺大……大……大哥,你从学校打听,我这段时间一直是不言 不喘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接受改造,没出过一点差错。”这根斗慌忙走了过来扶起杨文彰, 嘴上说道∶“谁问你这?不瞒你说,我今日一是给你道歉,二是给你开罪来了!”边说边一 同跳箱上坐好。这阵势把杨文彰弄得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大张着嘴,不知该咋说好。只 见那贺根斗解开包袱,取出一盒肉食、一瓶白酒,灯火底下一放,拉了一把杨文彰的手,说 ∶“杨老师,你是咱鄢崮村满腹经纶的诸葛孔明,我今天月亮底下走来走去,想了半夜,一 想去年冬天,老哥一时糊涂得罪了你,心头便挖抓得难受。这不,黑地踅摸了来,与你拉呱 拉呱。” 
  杨文彰一听这话,不啻那孔圣人听韶音,一时便梦了醒,醒了又梦,神迷颠倒起来,口 口声声说∶“老哥说得远了,说得远了!我算是个啥嘛,值得你以往这么在心,还提来酒肉 款待,对付不起,实在是对付不起!”说着扬起双手,若不是地下有土,敢情就咕咚一声跪 下了。贺根斗忙又一把拽住杨文彰,大声道∶“甭说这话,甭说这话,咱弟兄俩人先喝上两 杯,肚里热下了,再随咋说不迟。”说着,诡诡秘秘地向门外瞅了一遍,回头掩上,方说将 酒具摆置彻业(舒坦),与那杨文彰端上一杯。你一杯我一杯,对饮起来。 
  也许那天底下的文人墨客世世代代与酒缠绕不清就是这个道理,生性骨头里缺髓,灌二 两黄汤下去,方才觉得挺硬起来。这是后话。 
  却说那日黑女被庞二臭强奸,过后缓过神来,自个儿拾起裤子下了炕,撇拉着腿,向回 走去。没出门,迎面碰着黑蛋。原来黑女出来叫大回去喝汤,结果大回去了半日,喝汤却不 见了黑女。于是打发黑蛋四下寻找,黑蛋寻来寻去,落脚到大害那里,一伙青年好耍,把黑 女的事给忘屁了。半夜回到家中,妈又问起黑女。这才有些警觉,一说一对,料着是到二臭 家看像章去了。一面慌忙赶了去,不想途中遇着。正说发威,又看黑女踉跄欲坠,大势不对 ,忙问∶“你咋?”黑女扑到哥的怀里,嘹开嗓子号了起来。黑蛋一看这相,估也估摸出七 八分了。一想这事,浑身的血气冲到顶上,推开黑女,顺手抄起靠墙的一件家伙,直朝那庞 二臭的寒窑奔去。   
  《骚土》第二十九章(2)   
  一进门便喊叫∶“狗日的出来!”窑里只听着是一片嗡声,四岸一瞅,只见一盏灯火在 炕墙上头无力摇晃。黑蛋一看四下没人,胆气愈发旺了,嘴里边恨道∶“叫你狗日的日人! 叫你狗日的日人!”边说边将那庞二臭相伴了几十年如一日的锅锅灶灶碟碟碗碗,擂起家伙 砸了个粉碎。敲到炕上,眼看着一派零乱,心头又是一震,撇下家活,一尻子坐下去,泪水 蹦落,哭着骂道∶“庞二臭,你不是人!我黑蛋与你没完!” 
  正在没分解的时候,老汉赶了进来,一看摊场,跳上炕,照住黑蛋后脑勺就是两掴,说 他∶“快回去,妈日的不嫌丢人!”说着拉起黑蛋。黑蛋临了一脚,将灯踢飞一边。路上, 黑蛋问∶“黑女呢?”老汉说∶“回去睡了,就你没完没了,在这生事!多亏这深更半夜, 没人知晓;要搁白天,丢人得死嘛!”黑蛋一面抹泪,一面说∶“都怪我,把我妹子害了! ”紧说着,进了家门。 
  一家人坐下说话,独黑女一人在睡,老婆一扬泪脸,舌舌喋喋说道∶“半下午的时辰, 娃给我说,二臭那贼答应给她一个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