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中妙处,立刻是捧腹大笑 。也算

发布:admin09-13分类: 韩国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眼看着众人说∶“你这些熊人,怀里揣不下四 分钱,但见有啥,却打破头地拥哩。真要你买,脸痴的像尻子,一开口是个‘不’字。”众 人嘿嘿笑了。此时,海堂喊出工了。青壮年劳力这忙随住走了。留下的都是一些不下地的婆 娘女子,黑女这方趁了上去。婆娘们将那布帘穗子上的主席像章这抚那看,就是没人说买, 却都张口赞道:“看人家毛主席,脸大的,脑圆的,四岸都是金光。”看看说说,又各自都 走了。丢儿扛着铡刀,去饲养室铡草,路过此地,随口也撇下一句∶“看,是把生意做 
  折本 了不是!说到底是件耍货,你以为人人都非要不可吗?”庞二臭且不服,说:“把你的尻子 卖去!你等着看,不出三天我就全卖光了。” 
  黑女拿起一个指头肚儿大小的像章问忙个没名堂!”朝奉道∶“看你说的,见日嫂子挣好 几分工,雪白的面粉好几斤,再加上你晌晌不歇,咋能说忙个没名堂?”老汉说∶“给人 说是那相。”朝奉道∶“那还要咋?这过日子,谁能有你这相?恐怕做梦都偷着笑哩!”老 汉大姆指头按了按烟火,没言喘。朝奉又道∶“老哥你确实可以,我这段日子但想起你,把 你真是佩服哩。”老汉一双痴眼盯住对面墙上的一副耩子不放。朝奉看老汉不对,这才问他 ∶“季工作组咋相?”老汉嗒嗒嗒磕去烟灰,面子一仰,长叹一口气道∶“甭说了,我养活 下一个刀客!” 
  朝奉吃了一惊,问∶“咋哩?”老汉又按上一锅,就着灯火点了,狠狠地吸一口,说∶ “这贼自打住到我屋,你老哥日子再没安静过,把人的确是亏扎了!”朝奉释然,笑笑问他 ∶“咋哩?”老汉道∶“你不晓得这里头的委曲,一日里头弄下一窑的人,光煎水熬不盘( 不及)也!”朝奉说∶“老哥,这便是你的短见了,我想叫人到我屋喝煎水,谁来哩嘛!” 老汉四岸一,探头探脑,压低声音道∶“我对兄弟你一人说,你千万甭叫外人晓得!”朝 奉点头道∶“那是。”老汉说∶“季工作组这人你不晓得,面上看是政策朗朗上口,其实是 个狗屁不通!”朝奉凑近问∶“话咋这说?”老汉道∶“你没想嘛,我灰钱土冒地在地里忙 了一天,一进门,你晓他咋?”朝奉问:“他咋?”老汉气得身子一晃,道∶“嗨,把他家 的,这贼指挥着我娃他妈,一人做主,把饭吃了,给我丢下一锅稀汤!”朝奉一听这话,十 分同情,把身子左右晃荡着说∶“这便是他大理不通了!” 
  老汉一看朝奉这相,顿时来了精神,下了板盘盘大的像章,我没在意,只说是娃娃家哄得耍哩,谁晓 那贼安下这瞎瞎心思,犯下这大的事,一顿饭的工夫,把我一个好好的女子就给葬了!我心 疼的!我心疼的!”老婆说着,哭天喊地地号啕了起来。老汉截住说道∶“甭窒碍人了!这 黑摸青天的不怕人听?人说这一家人黑地缭茬号叫咋哩!这事咱千千万万不敢让外人晓得, 晓得了你这死女子还卖得出去嘛!”老婆气咽不下,哭腔着抢白他道∶“卖不出去,我女子 随我一辈辈,看他人能咋的我母女两个!这事说来说去不都怪你这老不死的东西,我说,咱 娃不懂事,憨着哩。日后喝汤,娃出门不太彻业(方便),你自家能回就紧赶回来,甭叫娃再 去叫你。你不由的,立在饲养室院里和人闲绷,单怕人不晓你长了一张屁嘴似的,绷绷绷嗡 嗡嗡,没完没了,叫你绷绷,叫你绷绷!” 
  黑蛋说∶“妈,你再甭哭了,你等着,有朝一日瞅住机会我非把乃熊的给镟了!”妈 说∶“就是把他杀了,也解不了我这心头之恨!你说这贼咋这缺德,打不下光棍有那几个没 脸没皮的婆娘支应哩,惹得我女子是为咋?黑蛋,你瞅住,但见那贼住,把猪屎给抹上一 脸,叫把人丢得扎扎的,看他日后再敢逗人家女子不敢!”老汉呵斥婆娘道∶“你胡说啥哩 嘛,你嫌事弄得摊场太小得是?你们心疼我不心疼?我女子离我近的相况你们不是不晓。但 事到如今,你不耐个肚子疼还有啥方子?说起来世上女人不都是一个下场,把这事算个啥嘛 !我说咱不如装个是啥不晓,糊里糊涂养活上几年,到时候瞅着合适人家,卖出去算了。你 说,咱还再能咋?”黑蛋说∶“你们甭管,看我咋收拾那贼!”说完站起来,自个儿去饲养 室睡去了。老汉老婆一看,也上了炕熄灯睡下。黑地里,老汉又说∶“今年头里,生下那马 驹子,我就说是个不祥之物。东沟张法师来,也没做成道场。后来我一日日心贼,担惊受怕 ,这防那防竟不料事从这达起了!”婆娘说∶“都是季工作组乃贼把事搅和了,革命哩,革 他妈的屁哩!”正说着,老汉却哭泣起来,边哭边说∶“女子这一会儿不晓心里头该咋受哩 !”老婆一听这话,跟着哽咽。此夜的难肠,到足尽了。 
  一说到此,且规劝一些在世间闯荡你晓那斜眼狼与她咋说?斜眼狼说∶“你黑得像漆, 嫁给打铁的。”黑女说∶“你斜眼掂杆烂线枪,打不下兔娃喝屁汤!”这两人一时斗得极是 顺口,来来往往反复了几十遍子。那斜眼狼又觉着这样下去自个儿吃了亏,灵机一动,干脆 张口叫道∶“铁匠!黑铁匠!”众人一愣,看住黑女一想,方知其中妙处,立刻是捧腹大笑 。也算斜眼狼这贼娃缺德,自此“黑铁匠”雅号随了黑女许多年月。黑女此时也是当仁不让 ,随也叫斜眼狼道∶“猎户!”斜眼狼竟嘿嘿一笑,自个儿认了。然不知何故,人只觉“猎 户”比起“黑铁匠”乏味多了,都不说笑。斗着斗着黑女自个儿软了,一赌气,蹲地上哭将 起来。 
  黑蛋一旁看见,不说替自家妹子伸张正义,却又将黑女骂一顿,催着让娃回家。黑女 回家,只觉着这一口气咽不下去,心心念念想着报复斜眼狼的主意,却不料反给自个儿带来 祸害。这事说来太急,不妨缓后再叙。 
  却说那庞二臭当天夜里跌祸之后,挑着担子,腾云驾雾一般朝北岸的黄龙山里奔去。在 山里一个名叫猫儿沟的小村住了一些时日。托人回头打听,只说村人也询问他,央他赶快回 去看家,说不知是何人将他家给掂了。庞二臭心中明白,一听此说更是不敢闪身露面了。幸 好,早年猫儿沟相识的崔寡妇,极是贤良,吃住也不成问题。庞二臭先是一气将村里老少的 葫芦(脑袋)剃了一遍,后又协帮那崔寡妇挖山劈地,流了些不该流的生汗。但这也是无可奈 何之事,人到此时,也只得挨着日头过活,挨得实是无滋无味。 
  夜里挺在那崔寡妇的土窑炕上,翻腾着身儿像是擀毡。一想到那期间又挖又抓死活硬挣 的黑女,便是啪啦一巴掌扇到自个儿脸上,心里头连连骂自个儿是个畜牲。且不说是当时如 何事急,一时竟忘了含放宝珠。庞二臭苦了几日,终没结果。突然一想,这笔账说来倒是该 记到那杨济元老日鬼的头上。心一邪,生出一条计策。一日,庞二臭吃过晚饭,对崔寡妇和 傻不拉叽的兄弟二犟说道∶“老嫂子,这一时我在你这,又是吃又是住,搅了你没得安宁。 看你和二犟兄弟又都是些好人,我思谋着,想不下填还你们的方子。今日看着二犟,忠厚老 实,一力干活,猛乍乍想起一个事来,也不知老嫂子意下如何?”崔寡妇一撩大襟,擦了一 把鼻涕,扬面说∶“客气啥?话不说不透,灯不点不明!” 
  庞二臭道∶“说来倒是一件好事。我有一个妹子,去年春上死了男人,一个人守得没道 理,看只看没个合适人家发落。到你这,我突然觉着与咱二犟兄弟倒是一对天设的姻缘地造 的夫妻。只是不晓老嫂子咋想,有给二犟兄弟娶亲的意思没?”崔寡妇一听这话,拍了一把 大腿,指住说∶“你说这话该不是降我!我那死鬼死的时候,三番五次地叮咛,央求说给二 犟寻一门亲,甭把他崔家的后给绝了。这多年我一直是为这事熬煎不下。这几日你把村里村 外都看过了,你看这百十口人的村子,倒有几人是夹沟拖奶的娘们?甭说女子,没得寻去! 我这人你晓,天誓下我是个生不了的“活杀材”。我若能耐,不也早给他捞一只两条腿蛤蟆 ?你说我这样号着二犟,岂不是辜负了我那死鬼的意愿?正没来头着哩,听你倒说的是这种 话,且看有意叫老嫂子给你磕头下跪不是?”庞二臭道∶“不是这事,不是这事!我是感激 不过才提这头。只是……”庞二臭说着停住,回头看了眼坐在一旁仰面瞅星星的二犟,这才 又说∶“干脆直说吧,老嫂子也不是那种抠抠搜搜的人,我想,谅二犟兄弟也不会怪他庞师 傅无理得是?”崔寡妇道∶“且不是这话!”   
  《骚土》第三十章(2)   
  庞二臭一放展坦,说:“说来难肠就在这达。我那妹子自从死了男人,买棺材架寿木, 清清点点,拉了一壶壶的烂账。嗨,这就苦了她!人虽说生得不是一类人才,但也是面皮白 净,身架干练,看着是再没有的滋润,再没有的顺眼。只没说就因缺这几个钱,把媒人一个 个都吓跑了。一见提说,先把衣服撩起,与你摸指头,看你有钱没有!”崔寡妇道∶“你说 的这话,哪个女人出门,不都是顶头盖花的?天底下还有叫女人家把账拉上嫁进门的道理不 成?不瞒你说,当初我嫁崔家的时候,大洋也要了几十,不也是兑了?不怕不怕,要钱 
  咱不 怕!”庞二臭道∶“若是这话,咱今个夜就成亲家了!”崔寡妇听说敞怀笑了起来,笑毕点 着庞二臭的额头,说道∶“你晓老嫂子十年前咋招引了你?就喜你这张屁股嘴子说话中听! ” 
  那二犟也是嘿嘿一笑。庞二臭道∶“我说的是真话,今夜我就给你把人送上门来!”崔 寡妇吃惊,问∶“这是啥事?随咋说也得有个迎来送往的场面,黑摸着这叫啥事?”庞二臭 道∶“我那妹子的脾气你不晓得,脸皮薄得太太,绝不愿让人看着。只说有好下家,黑摸着 抬过来就对了。”崔寡妇半信半疑,说∶“还有这事?你该不是逗着你嫂子耍哩?诓俺一门 傻不是?”庞二臭立起来,一摆头道∶“我闲得涝池洗炭哩,恁咋诓你们这一门好人?不就 是看着你山里人实诚,才提这门亲事,要么,我妹子是恁咋,日急慌忙地送到你这山旮旯里 ?嘻,势的,这半天我的话算白说了!” 
  崔寡妇一听这话连忙陪上笑脸,二犟也在一旁了嫂子衣角,催着说∶“应承,应承! ”崔寡妇回头打了一下二犟的手,说∶“别没出息!”这又对庞二臭道∶“也是这事,让老 嫂子宽展几日,收拾一面窑来,新人过来也不能太肮脏了得是?”庞二臭听她说得有理,也 只得点头应下。 
  接下来庞二臭出外胡乱踅摸了一日。回头与那崔寡妇说知,妹子一方的事说透了,单等 这边了。这天夜里,三人同睡的大炕上,庞二臭黑摸着去与崔寡妇睡觉,那二犟也不再用被 角掩住嘴角,“狗日的狗日的”骂了,只是出声嘻笑,主动腾开炕面,由他过那边去弄事。 
  崔寡妇极是一个能张罗的妇人,不几日,连同二犟一起把两孔土窑里外整饰一新。猫儿 沟的人都看见了,将那崔寡妇是赞了又赞,只说是巴望着喝喜酒了。人见二犟便喊∶“二犟 ,娶媳妇为咋?”二犟木木地道∶“睡!”人又追问∶“你晓得咋睡哩嘛?”二犟道∶“晓 !”众人一笑散去。崔寡妇如此当事务治,庞二臭真担心下。不过一想,事到着忙处,总有 下场处,如今再怕也没用了。 
  说是这天下午,庞二臭与崔寡妇说好,披红挂绿的不要,一切规程的不讲,一匹骡子驮 来就是了。于是,庞二臭牵着一匹大马,带着那傻子二犟,怀里揣着一百元的票子,风风火 火向山下走去。足足走了半天,百十里地,方到那柳泉河的村头。此时天也确实黑下。庞二 臭四面一看,与二犟说∶“你在这等,我进去给咱叫人。紧记住,啥话都甭多说。回头到自 家屋,进门你就看着拾掇,甭日荒时间!你傻下这相况,但不成功,天亮人家女的就不答应 了!”二犟说∶“成!” 
  二臭自个儿走到一家门外,哐哐啷啷敲响大门。一位二十浪荡岁的男人探出头来,问∶ “你是谁氏?”庞二臭道:“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