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尾打量了一阵,然后

发布:admin09-19分类: 日本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伍丽珠这些年来虽然受尽了世态炎凉,冷暖自知,好在她一直以承瑾自豪,可是现在承瑾都不停她的话了,她觉得这一切都是舒宜,如果没有舒宜承瑾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承瑾怎么会和悠然解除婚约,好好的都快要结婚了,白头偕老就在眼前,可是他居然要为了那么一个女人跟订婚几年的悠然解除婚约,她可不觉得儿子疯了。再加上她原本对舒宜就没好印象,小时候就离家出走,偷东西,把姐姐从楼梯上推下来,现在又要企图染指她的儿子。 
伍丽珠只发现自己的儿子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去不成美国他倒是很欢喜似的,眼角眉心都是笑意,她还发现一个问题,现在承瑾几乎天天喜欢往外跑,每天一出去就是一下午找不到个人。
洗漱完毕又化了个妆,临出门的时候静云阻止道:“舒宜,你都成这样了还去上什么班啊,你就呆家里吧。”
下来承瑾有三天没有回来,日子一天一天重复的过去 自己的肚子每每想起要告诉承瑾孩子的事,可是想想他那个早晨离去时候冰冷的神情又无比酸涩的咽了下去。接下来舒宜就再也没有机会来特意等待承瑾的回家了。
下了车,老李引着他们一路往里面走说:“舒小姐,请跟我来 吧。” 
下了楼静云和舒宜一同往地铁的方向走去,她们住的这里离地铁不远,但是经过昨天晚上那条林荫道的时候静云明显的发现舒宜仿佛在观望着什么,她不点破只出声问道:“舒宜,看什么呢,一大早的!”
下午承瑾放学就找到韩家来,舒宜不在,露台上也没有,他眼珠一转便知道了。她果然在海边,他常常放学回来能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高高的露台上,或者是孤立在海岸的礁石上,仿佛任何人都走不进她的世界,遗世而独立。很多时候承瑾甚至害怕,怕她一步小心掉下去,或者一不小心摔下去。他轻轻的走过去,舒宜并没有被她惊动,她一个人坐在岩石上下巴搁在膝盖上,静静的看着海面。
下午时分,赵家的车子早就停在教学楼下,众目睽睽之下,伍丽珠围着披肩,从容高贵的从车上下来把舒宜带上车。
夏末秋初的季节,芦花早已经开得颓了,一时之间风起了,大朵大朵雪白又松软的芦花被风吹起来,簌簌的就像是雪花一样,片片飞着,那样急,那样密,然而雪花却又没有她们轻,没有她们软,无声无息的,顷刻间天地间便绽开了无边无际的芦花。
夏太太把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阵,然后也点点头,没问什么走开了去。夏先生倒是在走的时候对她说了一句:“舒小姐,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夏太太首先走过来,带着问题却又十分肯定的说:“你就是舒小 姐。” 
夏桐把她送到香格里拉,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奶奶,夏桐送过舒宜也马上要回医院,临走的时候舒宜问了一句:“夏桐,你哪天陪奶奶去德国?”
夏桐把烟蒂狠狠的扔在地上然后看着地板说:“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奶奶现在这样可能是回光返照,已经没多少日子了,所以我想跟你提前结婚,那些什么仪式什么宴会我都不要了,我只想提前结婚,起码能让她看见,舒宜好不好?” 
夏桐被揭穿,有点恼羞成怒,他大声否认:“不是,你就给我回答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仿佛他也意识到自己此刻的举动是多么的幼稚,他难得的脸红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低着头赧然的说: “其实我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天,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答应嫁给 我,所以我以前经过商场珠宝专柜的时候从来不敢逗留,真的,我以为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和我在一起,我……我……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不是梦吧,舒宜,你掐我一把……” 
夏桐不用懂,猜也猜得到舒宜是跟老师说什么,他不会说法语,干脆对着法国老师来个大鞠躬。傻驴!
夏桐茶不思饭不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出能真正给舒宜惨痛一击的方法来,这样害她她都不生气,夏桐觉得索然无味。直到很久以后,他偶尔经过法语系的办公室,鬼使神差的他走进去了,系里很多老师也是认识他的,他在门口一现法语系值班的学生会主席开玩笑的说:“哎唷,夏公子,稀客啊稀客。”
夏桐出师未捷身先死,这轰轰烈烈的一幕在外贸学院传开了,他的哥们自然也都知道了。原来夏公子对舒宜这么不依不饶竟是爱上了她呢,不过夏公子若是真要爱上一个人,也非这样倔强冷漠的舒宜莫属。夏桐也不再回避这件事,他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并且撺掇那群狐朋狗友帮他策划计谋,其后狗头军师策划出连续的戏码一场又一场的在法语系的教学楼门前上演。
夏桐初步将婚礼定在五月初五,舒宜吓了一跳说:“这么着急?”
夏桐唇里吻到苦涩的滋味,他这才惊起抬头,身下的舒宜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他心一慌,马上离开她的身体靠在门框上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哭。好半晌,他讷讷的抓着头说:“舒宜,你别哭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马上走好不好?”
夏桐从此以后就粘上她了,夏桐追了这么多年,从外贸大学的北京居然追到了N市,夏桐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家里人脉大多也在北京,但他就是逆着父母的意愿跟随舒宜义无反顾的来了N市,但舒宜还是没答应给夏桐做女朋友。连夏桐N市新认识的一帮哥们都替夏桐不值,舒宜到底有什么好,有夏桐这分人才,有夏桐待她这分心思,她早就应该偷笑了,她却不知好歹。
夏桐从前为了舒宜,经常跑到舒宜的班里去听课,他人又聪明,法语竟比他的本专业还要学得好,不过他学到更多的是那些法国老师上课讲的一些笑话,因此现在说出来竟是无比的顺溜,一路插科打诨跟法国人忽悠,法国人被逗得哈哈大笑。舒宜也微微一笑,夏桐什么时候曾经这么放下身段讨好过人,她心里感激夏桐。然而她一转头,对上一边承瑾乌眼沉沉若有所思,她马上低了头。
夏桐从认识舒宜以来,不管怎样刁难她,不管怎样为难她,连那次头被打出血来都没有见她哭过,这算是第一次看见她的泪,他当然手足无措。他站在高处看着她,手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想要去抚慰她但是却又提不起勇气,终于他把手轻轻的放在她微微耸动的肩膀上,刚想开口叫,舒宜猛地尖叫一声跳开。
夏桐呆到晚上十点的时候回去了,他现在这个样子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和舒宜腻在一起,但是他很尊重舒宜,回北京的这些天里他一直很尊重她。她住在原来夏桐以前的一套小别墅里,那是夏家的老别墅了,老房子里什么东西都能看出年代来,墙上挂的,桌上摆的,庭院里栽了几棵樱花树,也快开花了。 
夏桐呆了呆,然后闷着头没有再说话。 
夏桐单手撑着墙壁,眯着眼睛看着舒宜,得意洋洋的说:“舒宜,你知不知道这事是谁干的?”
夏桐当真把头凑上去,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脸上便挨了一个巴掌,火辣辣的痛,但是更火辣辣的是他面子过不去。
夏桐倒没追究她这么一大早到底去哪里了,他说:“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了,我们现在去登记。” 
夏桐到嘴边的酒没了,正要发火,话到嘴边看见眼前一张魂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